自從2012年聖誕節後,心靈的感冒找上了我,2013年五月開始看醫生,十月開始服藥,勉強撐了半個學期的研究所二年級,最後還是辦理了休學手續。這麼一休就是兩年,過程中,不斷試圖爬起來,振作,故作鎮定,想盡辦法維持工作與學習,一切徒勞無功,功虧一匱。

無數的日子,在那怒氣與憂傷中,無法自拔,像那溺水抽筋的人,無力自救。只能靠著藥物和時間,等待漫漫長夜過去,不知是否能再見到黎明的時刻。

週期性是常有的,一陣子像是擁有網路吃到飽,隨時連線,飆網暢行無阻的爽快。但就會在某個毫無防備的時間點,用光所有的流量,斷線般的,一切都不對勁,彷彿電影《阿波羅十三》太空船與休士頓斷訊的幾分鐘,那樣的煎熬,不知是否能平安渡過,這無聲息的真空狀態,度日如年。

每當我大腦重新連上線,總讓我深刻體會詩篇所寫的境遇。

祂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;祂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。
一宿雖然有哭泣,早晨便必歡呼。
《詩篇 30:5 》

到畢展的今天已是2017的夏天,五個年頭過去了,我的感冒仍未完全康復,常常仍就得面對這樣的無助與限制,但祂應許的恩典是一生之久,不論還有多少次連線斷線,都靠著恩典前進吧!

枝子
Next Post
Henry Chen

Author Henry Chen

More posts by Henry Chen

Leave a Reply

近期文章

聯絡我們

Email : imhoproject@gmail.com